鬼泣。血樱

圈名【血樱】,老熟老熟的叫我【呆】好了x【杜绝“小樱花”的存在!】
最近沉迷凹凸坑多,也有es啦。吃瑞金瑞,雷安雷,es就Leo司Leo,凛绪凛,其他杂食一般般啦~(ˉ▽ ̄~)
这人老爱发抽搞笑所以是个三岁儿童滴x
最近打算一直画凹凸来搞笑的,所以es暂时停手。
最后,安没马和雷没船你俩快去结婚吧!!!!!ε٩(๑> ₃ <)۶ з

雷狮嘛——
【安哥你信我,我真的是爱你的!】
———————————————
@✟·† 我的搞定了,你的那份呢【快快快,搞事情呢喂!/滑稽】

【雷安】蜘蛛网上的你 二

家里突然停电了,家里还是信号隔绝地带,两张卡都没信号了,要不是下雨早就跑出去溜达啊!苍天,不带这么断人后路的。不过码字效率倒是高了。
多久没这个高效率码字了(ಥ_ಥ)
——————————————————

安迷修伸了伸懒腰,呼吸着庭院的新鲜空气,听着小鸟叽叽喳喳和树叶飒飒的声音,很是舒畅,只不过一个声音就把自己这么好的境意给打断了,“喂安迷修,你还要不要出去了?”

按耐住尾巴耳朵想要变出来的感觉,一边强颜欢笑的回答雷狮,“就来。”

“安迷修你还是别笑了……”

快走到他旁边,止步,然后疑惑的看着他的神情有些奇怪,“为什么?”

“难看。”

“……”忍住安迷修,你要忍住,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出去就必须忍。想想煎熬的半个月,要是这么泡汤了这半个月努力就全完了。

安迷修表示,那将是他最不堪回首最难忘的半个月——被雷狮五花八门的惊吓手法。

……

在雷狮打算把自己耳朵尾巴怎么吓都吓不出来那一刻起,雷狮让自己时时刻刻保持人类状态,并要在每一刻都要接受突发的惊吓,以至于自己那段时间里是在惊吓中度过的。

第一天,雷狮穿着平常星星头带的那套衣服过来看他,因为那一句话,安迷修显得有些嫌弃并拒绝雷狮的靠近。

雷狮看着他觉得有些好笑,两手一边一个枕头就想要看准了自己的动作然后进行反击似的,“拜托,我又不会吃了你别这么看我啊。”

“比吃了我还可怕。”

雷狮噗呲一笑,摆了摆手将自己手里提着的一袋子烤串给安迷修看,“本大爷大发慈悲呢,上街带了些烤肉回来给你尝尝,别老一副见鬼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真对你干过啥。”

眼睛死死地盯着雷狮,上下全扫了几百遍看他到底想怎么整自己,很是不信任。而对方看不下去了,手收了回来,从袋子里面抽出了一串上嘴就是咬,“你不吃啊?你不吃我吃完算了。串儿这东西趁热才好吃,浪费了我可比你还疼。”

看着雷狮一串接着一串往嘴巴里塞,吃的时候还没有一点教养似的吧咂着嘴巴,还有飘出来的香味,真的很香,“要……”

“恩?”雷狮停下嘴巴的动作,歪了歪脸没有正视安迷修,“干嘛?想吃?”

对方没有回答,但是雷狮肯定,自己很清楚的听到吞咽的声音。一抹弧度在嘴角勾起,上钩了。

“想吃就直说啊,是男的就不能爽快点吗?”说着就从袋子里面拿出了一根串递给了安迷修,“尝尝,不吃的话绝对是你损失。”

一只手放下了枕头,另一只手拖着枕头在地上小步小步的靠近雷狮,盯着雷狮手上的串的时候鼻子似乎是在闻着,雷狮觉得那应该是动物的本能,反正觉得蛮好奇的也没说什么狗鼻子之类的,由着他凑了上来。

接过串后棍子上有些油油的黏糊糊的感觉,让安迷修想要丢掉,但是味道却很香,情不自禁的就咬上了一口,结果“烫烫烫……”对方就吐出了自己的小舌一边蹦哒着似乎能减少一些热度。

“小心烫啊你……”雷狮表示哭笑不得。

安迷修回了一个“你又没说”埋怨的小眼神,雷狮呦吼一声,甩回了他一个“这还怪我了”的眼神给他。

再次尝试将肉串吃下去,这回算是小心翼翼了,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的将肉吃下去。雷狮看他吃的表情越来越不同,吃完一串的时候就问,“没骗你吧?”

对方没说话,但是却有着预料之内的看见对方泛着金光的眼睛和渴望再来一串的眼神。

“得得得你别这样看着我,剩下的都给你。”雷狮觉得这种闪亮闪亮的攻击自己受不了,一把的将袋子里的肉串全推了出去。

他不是比自己还要大几个月吗?怎么像是自己在照顾小孩子似的,雷狮感慨。不过管他的,一会就有他好受的。

安迷修没有一点顾虑的将一串串肉吃下肚,津津有味。虽然这种食物吃的时候会弄脏手,但是却很美味,之后吃完了洗洗就好,他是这么想的。

看着安迷修从袋子里取出最后一串,雷狮看了看袋子里已经是空溜溜什么都不剩了,抹过一丝笑容,“吃的爽不?”

对方一边鼓着腮帮子一边点头。

得到雷狮满意的笑容,然后,封住袋子,走到安迷修身前,“砰——”

“咳咳咳咳!”

“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被雷狮突然打爆了的袋子吓了一大跳,耳朵尾巴又出来了不说,刚刚正想咽下去的肉就这么被他吓得呛在喉咙里,弄得自己喉咙一股说不出的感受,好像还呛到鼻子了……

此时的罪寇祸首正捧腹大笑,还一点都没皇族形象的嘲笑着安迷修,“哈哈哈哈安迷修你能再逗点吗?哈哈哈哈哈我已经怀疑你是上天派来的逗比了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好不容易将呼吸缓了过来,脸都已经被呛得涨红起来,而罪魁祸首还笑的很欢。气的耳朵都已经抖了起来,忍受不住体内洪荒之力的安迷修表示自己刷出了一套新技能,枕头连环击。

另一只手上的枕头直接提了起来就往雷狮身上砸,也不管自己另一只手上的油渍,两手一起上才更有力,所以安迷修表示带上脚那就更带劲了,连砸带踹的将雷狮轰出门,“出去你给我出去!笑死你算了出去!笑死也别给我死在里面!出去!”

“喂喂喂!安迷修你要不要这么没义气啊!串还是我带来的!”

说起串对方就更生气了,“你给我出去!”一脚狠踹就将雷狮踹出了门外并狠狠的砸上了门。

雷狮有些狼狈的被轰出了门外,虽然这样的待遇还是第一次,但是他表示心情很好就不和安迷修计较了。双手环在胸前走在走廊上,然后自言自语了起来,“下一次该用什么法子呢?”

然后第二天,门打开的同时安迷修的身体就是一震,然后迅速转身死死盯着门口。但是在来人踏进第一步的时候他就愣了,黑白条格的连体服,头上还带着一圈齿形发带,眼睛还很奇怪,这个人他没见过啊?

来人进门先是看看房间里面的情况,然后东看看西看看的找着自己,“哇哦——你就是老大说的安迷修?”

被点到名字的人机械式的点了点头。

他笑了笑然后把门关上就向安迷修这边走来,刚抬起一步的时候,“别动!”

“你别动!站在那!”安迷修直接朝着对方吼了出来,“是不是雷狮叫你来的!”

“别紧张别紧张。”对方悠然淡定的样子,“我叫帕洛斯。”

“帕洛斯……”

“对,”说着,帕洛斯就自顾自的走近了些,“雷狮老大说别让你老这么心惊胆战的,对心脏不好,叫我来帮你放松放松。”

“他有这么好?”安迷修表示他很怀疑诶,自己心脏会不好也不想想是谁害的?雷狮还会关心起来?除非那家伙是吃错药了,“你说归说别越走越近了,站在那说我也听得到。”

“这么远距离你让我怎么帮你放松?”帕洛斯一脸无奈的摊手。

“你们不出现我视线我就觉得是最放松的时候。”安迷修毫不客气的怼上去。废话,他们在的话自己还有得好过吗?

帕洛斯叹了口气,“难得老大这么好兴致,想让你看看我的戏法来着。”说着,帕洛斯手举了起来,还凭空多出了一个球。

安迷修以为自己眼花了,特意的揉了两下再睁大了看,结果又不一样了。一个球变两个了,他手收一下出来又变三个,四个。收回去后球全部又都不见了。

“你…你怎么做到的?”安迷修小盆友表示自己已经惊呆了。

帕洛斯不以为然,手随便又翻了一下,又变出了一只鸽子在他手里,“戏法而已。”鸽子扑腾几下又被他翻一圈,白鸽变乌鸦了,正乖巧的在他手上蹲站着随他抚摸。

“好奇吗?”

安迷修点头,“这些你是怎么变出来的?我也可以吗?”

帕洛斯笑了两声,把乌鸦又变没了淡定的走到安迷修旁边,“就是普通的变两下,很简单,外边街上多得是,你要喜欢,我也可以教你两手。”

“好啊好啊!”说不定这叫帕洛斯的人比雷狮好也说不定,他是这么想的。可下一秒他就觉得自己的脸好疼。

帕洛斯笑了笑的从背后掏出了一个盒子,天晓得他这个盒子又是怎么变出来的,这么大塞在后面还没一点异常。

递到安迷修面前,示意了一下,“把这个打开吧。”

“打开?”安迷修眼神恢复了一些清明,“这里面是什么?”

“没事没事,也就是一个道具而已,也算是戏法一部分,送你的,算是个见面礼。”帕洛斯一脸无害的笑容这么说到。

安迷修还能说什么?见面礼,不收下的话师父说了是很失礼的,“那就谢谢你了帕洛斯,第一次见面我都没东西准备给你。”

双手接过盒子抱在怀里,第一次收到除师父外的人送的礼物,安迷修其实内心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没关系,我不介意。”帕洛斯无所谓的摆摆手,然后看他抱着个盒子就这么没反应,“你不打开看看吗?看喜不喜欢。”

“哦哦,那我现在打开。”

抱着盒子转了一圈,看见一个金属的开关锁卡着,安迷修就将它打了上去,结果盒子里“嘭”的一声,然后五颜六色的东西全飞了出来,硬是把自己吓得连盒子都丢了出去。

帕洛斯看着耳朵尾巴又出来的安迷修,不,还有一大堆花花绿绿的彩带和彩纸,和一些白鸽飞走后的羽毛,淡定的点个头,“嗯,果然还是吓佩利比较好玩。上次把这个送给佩利,吓得他都分不清老大和卡米尔,还把老大当成我来揍结果还是反被揍的那个。”

安迷修顶着一头的乱七八糟,头上还蹲着一只不肯飞走的鸽子,这礼物,果然没谁了……雷狮的朋友,他表示,不敢恭维。毕竟他可是雷狮啊。

……

“卡米尔,今天你要带什么书过去?”

“经济法。”

“……你才多大看这个,我也才被那些老头子逼着看了点而已。”

“很有趣啊。”

“咳咳,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你把这本也带过去给他。”说着,雷狮把一本黑色厚重的书递给了卡米尔。

卡米尔看着书的封面上写的那几个大字,表情有点丰富了,看着雷狮不知道该说什么。雷狮也不说,就惦记着一句话,“记得一定要给安迷修看啊。”

“……”卡米尔看着走远的大哥,低头再看了看手里的书,默叹了口气,安迷修,保重。

……

安迷修正在房间里静等着今天的午饭时间,他特别的期待这个时间段。哦,并不是他馋,虽然饭也确实是好吃,但是他期待的是卡米尔。

卡米尔算是安迷修的认知里面最乖的一个,每次都是他来送饭给自己,来的时候也会带一些书籍。

有一次他好奇卡米尔看着什么书的时候,卡米尔就给自己看了另一本,他觉得这些书很有意义,也产生了兴趣。所以之后吃饭的时候卡米尔也会带其他书给安迷修看。

既能消遣,而且自己的知识面也更广了,何乐而不为呢?

门打开的同时安迷修也跑了过来门前迎接,安迷修自认绝对不会对卡米尔以外的人这么热情了。

两人像是习惯了,卡米尔一进来,安迷修也立马跑了过来。没有语言交谈,卡米尔手推的餐车就被他接了过去,而自己也将门关上后慢慢跟了上去。

安迷修将书和餐具放在了桌面上,今天还带了一些甜品,看样子卡米尔今天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了。反正卡米尔呆的越久他是越开心,因为绝对没人敢打扰卡米尔看书的,那自然而然自己也相对“安全”多了。

这么一想,安迷修就觉得心累,这期间都好几回了,雷狮和帕洛斯已经是变着法来要玩死自己的节奏。

例如一大早就用名为“哨子”的东西在他耳边吹响,还被雷狮美其名曰为“叫你起床啊”“帮你做应急训练啊”一些有的没的鬼扯理由,安迷修表示自己耳膜没炸掉已经很幸运了,耳鸣了都快一天了。之后他还玩上了敲锣打鼓?!这人能正常点吗!他发誓,着火了肯定都没雷狮这么热闹的折腾法!

再者还有帕洛斯,每次用着所谓的“戏法”和一脸“和善”的笑容将自己骗得糊里糊涂,可怪的是自己每次还会很乐意的入坑被骗。以至于每次看见帕洛斯的时候安迷修就觉得自己的智商严重受到侮辱。

“今天带的是什么书啊?”安迷修看着这一本本厚重的书,刚刚搬过来的时候他都觉得一本书顶他一餐饭的重量。

“……”对方沉默的没有说话让安迷修有些好奇,“卡米尔?”

“咳咳,”不去看安迷修眼睛,卡米尔走到了书堆旁,在一堆书里面取出了极为明显的黑色书皮的书给安迷修,“这本。”

安迷修看着神情古怪的卡米尔,接过了递过来的书,低头一看,“幽灵○○?”

“……嗯。”

“这是本什么书?”

“……算是课外读物,放松一下学习紧张时用来消遣的书籍。”卡米尔表示自己没有解释错误,这种书确实算课外读物,也确实用来消遣,只是看对象而已……

“哦,那我吃完就看。”说完安迷修还很愉快的将书放在自己餐具边上,迅速的吃起了饭来,真是的一脸干劲的样子啊。

卡米尔感慨,安迷修真是个单纯到能任人宰割的狐族,让他知道现实多残酷也确实该如此。然后一边淡定的吃着自己面前的甜品,一边端着书看。

……

午休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看对谁而言而已。例如安迷修,吃完饭没多久后就兴奋的端着书看了起来了。可能对着这本书兴奋多久呢?对安迷修来说,半小时都不需要。

现在卡米尔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看不进去了。没办法,自安迷修看书的那一刻起后半小时,外面的风吹草动都被他弄得神经兮兮的。要不是卡米尔知道他看着什么书都要忍不住说他一句“你是不是神经过敏”,连自己一举一动都被他像是监视着似的。

更离谱的是前几分钟,自己有点口渴了就端起一杯茶咀了小口。安迷修就猛地把头给抬起来一副见鬼似的眼神盯着自己,弄得差点没把茶吐他一脸还是把自己呛死。

现在想起来,卡米尔觉得他这个弟当的真心累。大哥你要搞事情不带这么玩的,让弟来背锅,这个锅他表示不想背,不带这么坑弟的。

实在受不了,卡米尔将书合上站了起来,不出意外的被安迷修盯的死死的。你看你看,他这个样子谁受得了,再蹲下去他自己都觉得要被安迷修传染个神经病似的,“我回去了。”

不给安迷修任何问问题的时间,除了他手里的那本书,其他的书全部都收拾好,安迷修的餐具他自己会收拾,这点他从不操心。所以动作很迅速的将车推了出去,关上门,终于可以不用这么神经了……

……

半夜,月亮高高挂着,呼呼吹着的微风,厚重的窗帘被风吹起有些惬意,庭外还有小溪流水的声音和鱼时而噗通弹起入水的声音,房内还有时钟摆动发出的嗒嗒声。这些平常在安迷修看来是如此美妙的声音,现在听来都觉得毛骨悚然。

一颗小球样的拽着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安迷修蜷缩在了床的最边缘上,他都觉得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都被自己听得一清二楚,扑通、扑通、扑通的跳着,而且还越来越快,快跳到了嗓子眼了。

突然“咔”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谁!”安迷修听着动静的瞬间就将视线放在了门上,看见了一抹白色,可是太黑了而且还很远,时间很短完全看不清楚。

凝视鼓起勇气提步缓缓移动过去,走到门边的时候悄悄的伸出了个小脑袋,环顾了一下走廊四周,没人啊?

纳闷的将门关上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肩膀上多了一种触感,吓得自己猛的转过身来还撞上门发出了砰的一声。

可是,看了看,没人?不对,安迷修确定刚才是真的有人碰了自己一下,难道,不是人……?

怎…怎么会!不要自己吓自己!“这里可是皇族地盘,怎么可能会……”等等,那侍卫了?走廊的侍卫都不见了啊!

安迷修觉得自己嘴巴在发颤了,“难、难道真的有、有幽……”

“呦呦呦!切克闹——”

“呜哇!!!!幽、幽、幽、幽灵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胆子还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胆子还在不在?破了没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特么逗死我了!”

“哈……哈?”等等,他发誓这只幽灵的声音很像某个讨厌鬼的笑声。

捂住自己已经弹出来的耳朵,慢慢的抬起头,看见的不就是一个披着白床单的雷狮吗!“卧槽是你!?”狐小安表示亮瞎自己狐眼了!

“没错!就是你雷爷爷是也!”雷狮还很自豪的盖着白床单叉起腰来。

去你的雷爷爷,我还是你安祖宗呸……管他什么的就是拽住雷狮的白床单一扯,将雷狮摔得个四脚朝天,“笑笑笑笑屁啊你!怎么就没见你笑断气过!”

“卧槽安迷修你神经病是不是!摔死我了!你丫扯我披风干嘛!”雷狮弹起来就是揉着自己的屁瓣和脑勺的对着安迷修吼了起来。

“你才是神经病好不好!披着个白床单好意思说是披风?你是不是中二病犯了没吃药?大半夜你不睡跑我这是有毛病吧!”

“这里是老子地盘你管的着?!”

“你!”安迷修语塞了,这确实是他地盘啊……

“我我我我呸,切,本大爷还治不了你了。看本书就能怕成这样,安迷修你还是别想出来混了吧。”雷狮扬起了下巴俯视着安迷修,然而明明身高确是差不多而已。

“这能比吗!你试一下大半夜的被我在你耳边吐气说话试试!等等,我去原来那本书是你让卡米尔给我的!”

“安迷修你能再傻一点的哈哈哈哈!”用呆毛想也知道卡米尔怎么可能会看这些书,安迷修就是,“卧槽!安迷修你撒手!”

安迷修表示太不爽了,感情自己今晚神经兮兮的还是雷狮害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打一架安迷修都觉得太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了!

结果两个人就这么打在一起了。拳打脚踢的还有一个裹着自己的被子一起上,显得臃肿又滑稽。

雷狮一手扯着耳朵一手扯着尾巴,安迷修则是咬着他的头带,后面还扯着他的头发往后拽。四只小短腿都在底下胡乱踹,被子都被他们踹的褶皱不堪,不过现在谁还管呢?

“安迷修你丫快放开我头发!我都快被你扯秃了!”

“偶哈么索泥嘞!发了偶呜叭哼唔哆!”

“哈哈哈哈!你咬着我发带在那唔唔唔个鬼啊!你那是人话吗!哈哈哈哈卧槽你还用上力了!放手啊秃了秃了!”

安迷修表示自己也欲哭无泪啊!耳朵和尾巴被吓出来之后就成致命弱点,被雷狮扯的死死的,自己疼得要命可对方没地儿扯啊!没办法只能扯头发咬发带的,口齿不清也不怪他啊!他也很无奈的!除非雷狮肯放手饶过他的耳朵吧,他耳朵都快要断了啊!

等等……他还有一只手呢,干嘛还要扯发带呢?

这么想着,一只手就放过一边的发带。雷狮还以为安迷修终于死心不和自己逗了,结果……“卧槽!安泥咻!大银噗大脸的!”

我说不清楚,你也别想说的这么爽!一不做二不休手就掐上了雷狮的脸了。

“……你们在干嘛?”

“岁(谁)!?”突然出现的第三声把纠缠在一起两人吓了一跳。

只见那人拿着手电筒往自己脸上一照,然后面无表情一句,“大哥,是我。”

“咕啊(鬼啊)!”

“呦哩(幽灵)!”

结果吓得还在打架的两人因为贴的太近的额头撞在了一起,然后就这么晕倒了。

面无表情的卡米尔努力的分析着自家大哥晕倒前说的那句话,然后有点感觉心痛。大哥,你弟的声音和样子都分不出来了,你弟表示很戳心的。

卡米尔自己也没办法,自家大哥和安迷修打闹成这样而自己的卧室里安迷修那不远也不算近,正好同一走廊上呢,这么大动静在半夜里都没反应除非是佩利。

出来一看走廊上的侍卫还全没了,当然是选择拿着手电筒来看看啊。谁知道开门声都被他们的打闹声盖过去,自己一说话了还被当成幽灵和鬼?

手电筒照着他们是方便自己看清他们是谁,怎么自己都能分清楚他们不能?他只是把手电筒的位置调了一下又方便点的直接摆上来从下往上照而已,能看清的吧,他也很无奈啊,自己还在睡眼惺忪的呢,大半夜的不睡觉还这么有精神以为全世界都像他俩呢?

之后卡米尔就去把他家大哥支走的侍卫调了回来,顺便叫了两个侍卫把自家大哥和安迷修给丢,不对,是抬回床上去就好了。

卡米尔才不管他们两个明早起来打不打架,反正他们打架都快成了家常便饭,他可是小孩子,早睡早起良好的睡眠时间可是有助于身高发展的。

比起大哥他们的每天日常,还不如快高长大重要,所以安排完了之后卡米尔选择继续顶着自己的歪帽子抱着被子滚回床上继续睡觉。
————————————————————
终于搞定了的我表示已经热死要跑出去疯一场。并表示玩“死”安迷修后的我很兴奋x需要释放一下(ಡωಡ)

【这一大篇的证明了我有多懒对吧√→_→】

p1——不要问我他们躺在哪,躺在我心里就对了x
P2的下半身被我吞了,对的吞了→_→
————————————————
天晓得我死了这么多天都在画什么

要死。。。感冒了。画的头晕,可还是好想画哦QAQ【你还是躺着吧√】

为什么小天使是我第一厨却到现在才画。。。不管了,这对真美好wwww

话说回来,画着这个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呆毛梗去哪了?【好像被我抛到九霄云外了√】
呆毛梗有新的梗的话就继续接下去吧【懒死我好了→_→】

【雷安】蜘蛛网上的你 一

严重欧欧西雷者慎入
表示码字速度慢的死一星期都不造一篇来不来的上,别介啊【x】

要死了要死了。。。感觉年龄飘的太小了弄得把握不好突然又有点飞到正常年龄的时候了,要挂。不成,快把他们写上去吧不然老惦记着年龄都快要分裂了(ಥ_ಥ)

————————————————————

不知道睡了多久,只知道脑袋沉沉的,眼皮也累的睁不开。但印象里自己是在被搬运着,不知道要到哪去,耳边听见一个声音不断吵闹着什么,可自己实在是没有精力去听清楚对方再说什么,又这么倒了。

……

“卡米尔,他睡了多久了?”

“三天了大哥。”

“……不是只是发高烧而已吗?医生也来看过了,药也吃了,怎么还没好?”

“……可能是人类的药效对狐族没多大用处。至今狐族都是在实验区那边生存的,但是狐族所需要的东西在外界并没有传出。”

“啧,那个老头子……”

“大哥……”

“我知道,隔墙有耳。已经叫了佩利在门外守着了,帕洛斯也在。”

卡米尔没有再说什么,把安迷修额头上的毛巾取下来之后浸了浸水,再放回到他额头上,动作很流畅没有丝毫不习惯。

搬起了水盆后对雷狮说了声就出去了。

雷狮坐在安迷修床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因为还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腿也没长的多长,翘着个二郎腿看着着实有些别扭。

他就这么坐在那不动,盯着安迷修的睡颜在那里发呆。休息了三天的安迷修脸上也恢复了红润,匀畅的呼吸再加上突然抖动一下的耳朵很可爱,很想让雷狮上手掐上两下。但是看在对方还是病人的情况下,他克制住了。

有时候安迷修会偶尔的翻个身踢踢被子,雷狮就会站起来踮着脚尖的帮他把被子往上提提盖好。虽然样子看起来很可笑,而且在帮忙的时候也会在嘴边嫌弃一两句,但眼里尽是无微不至的关心。

雷狮用自己的手趴在床边撑着脸,看着安迷修细长的睫毛,“傻子……再不起来就把你给丢回去……”

对方好像是听见了自己说的话,眉头突然紧蹙了起来,嘴边还不断梦呓几声,但是声音太小雷狮听不见,将耳朵凑上去之后,断断续续的能听到对方说这“不要”两个字。

哟嚯?感情这厮知道自己在说啥不成?雷狮大小眼的盯着安迷修,神情表示异样了起来。
正当雷狮想离开床边的时候,安迷修的手又不知道何时从被窝里伸了出来,死死的把自己的手给拽住了,还死活挣脱不开了。

好啊?我都怀疑你是真晕还是假晕了,要是假晕的话看我等你醒来不弄死你,雷狮内心暗暗这么想着。

就这么被安迷修扯着一个下午,雷狮表示完全没法离开这个地方半步。虽然自己今天确实没事干,哦不对,他就算平常也不爱有事干,但他自己也表示不是一个能坐的住是个安安分分的人。就呆在这个地方一下午啥事儿都不能干也太无聊了吧?中途虽然卡米尔进来继续帮安迷修换换毛巾带点吃的,还聊了一两句,但还是会很无聊啊。

卡米尔曾表示,让自己帮忙将安迷修的手拉开如何,被自己秒拒,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秒拒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看着他因为牵着自己的手,眉上的严肃也渐渐淡去,或许继续让他牵着是想让他没这么难过吧。安迷修啊安迷修,这是你欠我的,不只是这次,在那鬼地方也是……

“谁会管这些,爱管你们自己管!本大爷不奉陪!”

……

“唔……”清晨的第一声从安迷修的嘴里吐出。艰难的睁开沉重的眼皮,第一眼就是豪华的天花板上的隔床沿帘,然后是洁白的天花板,上面挂着一串层层叠叠的水晶吊灯。这里不是实验室——这是安迷修的第一个反应,实验室从来不会有这种装饰存在,只有冰冷的仪器而已。

想撑起自己的小身板子时,发现自己右手有点僵还有点重,撇头一看,雷狮正握着自己的手按在了自己的手臂下趴着睡着了。

而雷狮或许是感觉到了动静,也悠悠转醒,一脸还没睡醒的样子一只手还抬起来揉揉自己的眼皮,软软糯糯的声音对着安迷修就是一句,“你还知道起来了……”

“早…早…”安迷修愣愣的回答了一句,但还是被打断了。

“别早了,你手还放不放了?昨天拽到现在还不过瘾?害得我都没床睡只能趴着累死了。”一句句抱怨声毫不掩饰雷狮的一晚上的不爽以及小小的起床气。

被雷狮这么一说,安迷修就从床上弹了起来,看了看牵在一起的两只小手,仔细一看还是自己拽着才对,对方的手是松的……“对对对!对不起!”脸颊腾的烧了起来,一并的迅速抽回了自己手。

雷狮没多大反应,悠悠哉哉的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背对着安迷修,“醒了就给本大爷起来,躺了四天了像只死猪似的。”

安迷修垂下了耳朵,一脸内疚感的对着雷狮背影说道,“对……”

“——唔哇!?”没等安迷修说完那三个字,雷狮就转身的直接朝着安迷修的耳朵扯了过去,“你!你放……”

“闭嘴。”雷狮有点不耐烦了,“老子最讨厌什么道歉不道歉的话,这种东西虚伪又没有一点实际性。要是说这句那还不如想点别的来讨好我更有意义。”

“对……噫!”对方捏耳朵的力道还加重了。
“事不过三在我这是不可能出现的,本大爷这里说的话不会重复第二次,你这只小狐狸就给我好好记着了,不然本大爷可没这个耐心再让你好好记住,听到了没?”

“听,听到了!你才是狐狸!你先给我放手啊!”安迷修两手握在雷狮掐自己耳朵的手上动都不敢动,表示自己耳朵都快要被掐的断了,眼睛都已经泛红,就差还没飙泪了。一脸委屈,明明还不熟谁知道你这人有这道理啊!

看对方还是处于无动于衷的样子,安迷修就急了,直接吼了出来,“你再不放的话我耳朵就要断了!”

雷狮被吓回了神,尴尬的咳了两声后便松开了安迷修的耳朵。看着对方一边低头捂着自己的耳朵,一边鼓着腮帮子的用着泛红泪眼的眼睛瞪着自己,完全没有一点威胁性嘛。

但这也确实不怪雷狮啊,只怪那耳朵诱惑性太强了,抖来抖去不说,摸上去还软软的茸茸的,好捏,下意识就想再掐掐了,没办法,这是不可抗力的。恩,雷狮为自己强行辩解,下次看看再找什么理由掐一掐那耳朵好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

“嗯?”雷狮这声嗯的有点重,对方一看就觉得不对劲,瞬间捂紧自己的耳朵,紧张的回答了上来,“安迷修!”

“就你一个出来?”

“……”

出乎意料对方没有回答,虽然自己已经查到了,但也没打算就这么说出来。而正当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对方支支吾吾的开口了,“……我没有告诉你的义务。”

哦豁?有趣了。

“你要是打算把我送回那地方的话,随你处置……”对方续道,感觉好像还漏了一句什么,又匆匆补了上来,“与其他人无关,就我一个。”

雷狮表示哭笑不得,这人这么单纯是怎么混下来的?竟然还没在里面被害死还真是一个奇迹。这么明显的包庇还用直接问吗?“我说安迷修,你可真像个傻子。”

“什么?”

雷狮没多做解释,耸了耸肩就转身离开并关上了门。

少年郁闷的揉着自己的耳朵,看着紧闭上的门,嘴上也嘟囔着一句,“莫名奇妙……”

……

门外,佩利无聊的在走廊来回走动,身上还不断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帕洛斯倚在门边把玩着自己新找来的玩具一边看着佩利,也忍不住终于开口,“佩利,安静点然后坐下。”

说着佩利就真的停下了脚步,愣的看了眼佩利,“哦……你他妈把我当狗啊!还有这哪里有坐的地方了!”

“呵呵呵,这里位置这么多随便一个位置都可以坐啊。”预料之内的看见对方一脸讪笑的回答。

“卧槽帕洛斯你几个意思是想干架吗!”抬起腿就朝着帕洛斯走去,两手紧拽起了他的衣襟咚在了墙上,一副准备开打的意思。而对方却还是一副不怕事情闹大的样子继续道,“呵呵呵,你要是不怕老大的话陪你打一场倒也没什么。”

“打就打,还废什么话啊!打完了再说!”一副蓄势待发正要打下去的拳头,在听见门上有动静的时候就愣住了。

门口突然就被打开,头上带着星星头巾的少年走了出来。

“老大!”

“老大。”

雷狮瞟了他们两人一眼,“打架就给我出去打,吵。”佩利瞬间噤声,而帕洛斯就耸了耸肩,好像早就知道雷狮会要出来的样子。

“卡米尔呢?”

“大哥,我在这。”说着,就看见对方提着自己脖子上的围巾从走廊不远处的转角转了出来。卡米尔内心则表示,刚刚太吵了不想过去只能站在这里。

雷狮提步走了上去,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众人也不用提醒的自觉跟上他身后,待雷狮走了几分钟后才冷冷的吐出几个字,“查好了报告给我。”

“是,大哥。”

……

少年躺在巨大又柔软的床上,看着豪华的装饰和华丽的吊灯,这是安迷修在这房间里呆的第十天,五天前他就已经能下床走动了,三天前更是能活蹦乱跳的,但就是不给自己出去。每次卡米尔过来的时候他都会凑上去问自己什么时候能出去走走,房间里太闷了。

回答就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大哥命令不许出去”然后就这么坐在一旁看着书,等着自己把饭吃完了药给咽下去了才离开。

“天,离开了实验室,现在就要被困在另一个不知道在哪的地方,还只是个房间,好无聊啊。”不知道格瑞和嘉德罗斯现在怎么样了,好想他们,也好想师父……

“砰!”门突然被猛地踹开,吓得自己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在这里还能抱怨你可是第一个。”回头看见的是好几天不见人影的雷狮,用着“你还敢有意见了”的语气冲着房内的人道。

自打醒来之后的那天起他就没见过雷狮了。

不满对方进来的方式,语气上也自然是不客气了,“你要是闷在一个地方十天试试?”

对方脸上摆着“你是傻子吗”的表情,然后坐在不远处的躺椅上,仰着下巴撑着脑袋的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对着安迷修,“困着你不会逃吗?你以为都像你个傻子一样被困了就不知道反抗。还有,我是皇子,有多少人敢困住我?”

安迷修听见雷狮说自己是皇子才回过神来,这家伙今天没带头巾啊衣服也不是之前那件白色的连帽衫……头上是个小小的金灿灿的皇冠,领子是层层叠叠的白色,然后配上红色的宝石装饰。肩上披着红色的披肩然后用条链子挂在两边。手上也带着白色的手套,鞋子也是高筒靴……华丽高贵的服饰把他包装得很完美,大概是刚刚从什么重要的聚会会议回来吧。但是,看不习惯这样的他。

看着对方愣着没话反驳,雷狮笑了一下,“说你傻就没错。”

被对方又来了这么一句,自己心却还在对方身上没收回,倒是嘟囔了一句,“……你管。”

“这里是我地盘,你又在我这我不管你谁管?”对方又没说话,雷狮轻挑了挑眉,“你看我很久了,看够没?没看过要不要我过来让你慢慢看?”说着雷狮就还真的站起来走了过来了,嘴角还带着一丝弧度的微笑,饶有趣味的看着安迷修。

看着雷狮动作安迷修也就慌了,马上回神的倒回床上还不忘摆手的拒绝,“别别别!你别过来!”

止步,微微倾了一下身子,看了一眼后面,“确定?可你尾巴看着好像挺兴奋的?”

尾巴?转头一看自己尾巴还在那高频率的晃动,紧张的把自己尾巴给抱住,并给予对方一个口是心非的答案,“那是被你吓的!”

“呵。”雷狮也不揭穿,站在床脚位置看着他,再看了看他耳朵和尾巴,最后才悠悠道,“你不是想出去吗?”

安迷修就懵逼了,他突然良心发现不成?但是嘴上还是很诚实的回答,“那又怎样?”

“你要是能把你尾巴和耳朵收起来我就让你出去。”

“为什么收起来?”

“我去安迷修你可别真是个傻,你一个狐族的在一群人类里面晃着就算了还想晃着你的耳朵和尾巴告诉别人你从实验室跑出来不说,还和我混在一起,你想死我可不奉陪,要死你自个死可别拉我。”

“哦……”慢半拍的才记起来自己逃出了另一个世界的地方,自己是个异类,“能啊,是不是收起来你就让我出去?”

“恩。”

然后就看见安迷修深呼吸的闭起眼睛,没几秒就嘭的一声,他的耳朵和尾巴就混在白烟里面,等着白烟散去的时候就已经和一个人类无异了。“可以了。”

雷狮感到有些惊讶,然后走到安迷修旁边,用力的拍了一下安迷修后背,“可以啊你!”

“嘭——”一声巨响,随后两人大眼瞪大眼的你看我我看你。

“你干嘛?”

“你突然拍过来把我吓了一跳啊!”

雷狮就觉得好笑了,忍着生气想吼出来嗓音,上手拽住他的耳朵就是捏了起来,遭到对方反抗不满的声音。但雷狮怎么可能管,反而更上力了,“我拍你一下你耳朵尾巴就蹦出来了那让你出去了一群人碰你一下你那耳朵尾巴的还能收回来吗?你还真是天才啊安,迷,修。”

“疼疼疼啊!你快放手啊!我又不是经常藏着耳朵尾巴还没习惯啊!你快放开啊!”安迷修表示雷狮要是再不放手他就想咬上去了!

“啧,那好,”咋舌一声然后说放就放,不过:“那你啥时候尾巴耳朵能够怎么吓都吓不出来我就让你出去。”

“……那你还是把我吓死好了。”他觉得有点看不好未来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对方托腮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

“……我可去您的。”安迷修表示成功的学会了第一句脏话。

——————————————————
好了安哥终于可以出去了【bushi】出去前不来点搞事情好吗?

这么好的机会不搞点事情我都觉得对不起给雷狮(ಡωಡ)

“嘭——”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快夸我!【弄死你x】
————————————————
背景不画了。累死我了,后天就要高考了www谁,谁快把我摁回去禁笔!(ಥ_ಥ)【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安哥 要不咱们商讨一下吧,咱们就继续呆萌安就好了,正经安好难画哦/委屈QVQ x【遭到了雷狮强烈的抗议:那是假安√】
————————————————
画安哥前的小插曲x
衣服遭到上一张的雷狮强烈抗议。不,许,白,衬,衫!
安迷修和我就有意见了:白衬衫不好吗?【明明这么好画!x】
但在被雷狮抡起锤子想追着打的时候,安哥,委屈你了,换件吧x
【最后就这么把安哥卖了x】

↑强行被我雷安了0w0

表情贼纠结了,于是打算画一个拍一个 结果嘴巴那乱七八糟了。
然后被朋友嫌弃的说,还是吐舌吧【我明明想画酷帅雷呢?】
算了,反正雷狮美颜盛世,他啥样子都好看√
P7是上星期打算写的雷安雨天小短文,结果发现有几个雷同了,就算了 还是画画过瘾吧【描线后惨不忍睹以至于没眼看就不发出来了√】
看看要不要再浪多一张安迷修,今晚画不完的话那就等考完高考再说吧x